太原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绝当物被离奇拍卖一法院执行错误引700万国家赔偿

发布时间:2019-08-20 11:38:07 编辑:笔名

这个案子我们内部程序有错,衔接上有失误 。近日,淄博市高新技术产业区人民法院(以下称高新区法院)院长孙星光承认的这起错误执行案引发了700万国家赔偿申请。

据统计,截至去年《国家赔偿法》颁布实施15年来,山东省共处理各类国家赔偿案件7079件,支付赔偿金额近1.2亿元,案均赔偿1.7万元。据记者向有关部门查证,银通典当申请的国家赔偿是该省因执行错误引发的单笔额国家赔偿。

绝当 物被离奇拍卖

案子的起因源自高新区法院受理的一起民间借贷案。

2007年7月26日,淄博高新区村民曹永刚诉山东新德威耐尔工业建材有限公司(以下称新德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一案,要求高新法院判令新德公司偿还借款101万元。

起诉的前一天,曹永刚向高新区法院提出了财产保全申请。高新区法院当天就做出裁定:冻结新德公司银行存款101万元;如存款不足,即查封其相应价值的财产。5天后,法院依据曹永刚的申请查封了高新区曹三村委会仓库内存放的5万5千箱某品牌仿古瓷砖。

9月5日,高新区法院缺席判决新德公司偿还曹永刚101万元;之后,又委托评估公司对这批查封瓷砖进行了评估,评估价是62万元;随后,高新区法院委托拍卖公司进行拍卖,经过两次降价拍卖,2008年2月14日,曹永刚以40万元的价格买走了这批瓷砖。 月5日,高新区法院将拍卖款支付给了曹永刚。

然而,这起貌似 合理合法 的民间借贷执行案,终究因济南银通典当有限公司(以下称银通典当)的700万国家赔偿申请,而被揭开隐藏在背后的 隐情 。

事实上,这批被拍卖的瓷砖早在曹永刚起诉之前,新德公司就已经典当给了银通典当,并且已经 绝当 ,银通典当把它存放在曹三村的仓库里。

在法院查封前,银通典当刚刚委托拍卖行拍卖过。在获知法院查封了自己的绝当 当物 后,该典当公司当即向高新区法院提出了查封异议,并提出优先受偿权。

之后,银通典当一趟又一趟地跑到高新区法院咨询此案的进程。 法院每次都告知我们,在执行中一并处理,然后就没有了下文。 银通典当的法人代表、董事长郭克迅告诉记者,即便高新区法院在2008年1月把钱给了曹永刚后,还一直隐瞒这一事实,直到2009年4月才告诉我们, 这事已经处理完了,你们的钱拿不到了 。

此后几年,银通典当一直在找有关部门投诉和反映此事。 不论哪个部门,接到我们举报和投诉后,都认为法院错了,但一直没法纠正这一错误,也没法挽回我们的损失。 郭克迅说。

直至近日,银通典当以高新区法院执行错误侵犯了其合法权益,并造成了700多万元的直接损失,而提起国家赔偿的申请。

院长承认程序有错

今年5月17日,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银通典当的《国家赔偿申请书》经过审查后,受理了该申请。

我们在执行阶段,没有看到银通典当的执行异议,现在这个案子已经执行终结,法院的执行没有问题。 高新区法院分管执行的副院长张明洲不承认有错。

这是胡说,该案一查封,我们就提交了异议书,法院也接收了,此后我们多次去高新区法院,都让我们等一等。我们还多次和承办法官陈杰联系,但陈杰对我们的主张或不予理睬,或一再推诿。 银通典当的法律顾问王文忠如是说。

立案的时候提异议是立案的时候,反正在执行的时候我们没有看到。 现任法院办公室副主任、该案承办法官陈杰的坚持显得有些牵强。

记者从法院卷宗里找到了银通典当提交的《异议书》,《异议书》显示的时间是2007年8月28日。异议书表达了两层意见,一是法院查封的瓷砖是银通典当的 当物 ,是作为担保物权人依法占有的担保财产;二是银通典当享有 优先受偿权 ,法院拍卖时应当 优先受偿 ,其优先受偿后,如有剩余的才能分给其他债权人。

同时,还有一份银通典当提供的影像资料也显示:银通典当曾向执行法官陈杰提出异议,陈杰在影像资料中表现的很不耐烦;影像资料还显示,该院执行局局长王其堂明确表示,这个事情他已知道了解,会在执行的时候一并考虑。

确实有过异议! 高新区法院孙星光院长终确认: 我们承认他们提过异议,立案的时候知道,审理的时候也知道,但到了执行的时候,执行局就不了解这个情况。这是我们内部程序有错,衔接上有失误,这是个瑕疵。

是执行错误还是有人设局

那么,银通典当的遭遇到底是法院内部程序衔接错误造成的,还是有人故意和个别法官联手 设局 呢?

从法律上来讲,典当公司有优先受偿权。 孙星光院长坦承, 他们(银通典当)比较冤枉 。

高新区法院从立案、评估、拍卖到执行的各个环节,高新区法院不约而同地都忽略我们的异议,种种迹象表明整个过程就是他们在设局,目的就是将价值700多万的 绝当 之物无偿取回 。郭克迅透露: 疑点有三 。

首先,高新区法院不顾银通典提出的执行异议,在对绝当物查封之初,就把银通典当撇除在外。这体现在对两个人的笔录上,一个是曹三村支部委员曹维汉,另一个是新德公司办公室主任曹维学。在对两人的笔录中,故意将银通典当租用的仓库说成是新德公司租赁的仓库,以此证明5万5千箱瓷砖所有权人为新德公司。

郭克迅说: 当时看守这些 绝当物 的是我们银通典当的人,但是法官却偏偏把他们赶走,而没有向他们调查。

其次,出厂价为120多元一箱、市场价在200多元以上的瓷砖,被人为地低估成每箱12元。法院又降价以40万元的价格拍卖成交。

其三,民间借贷案的原告曹永刚是该拍卖的竞买人,曹永刚的委托竞买人又恰恰是新德公司的办公室主任曹维学。

王文忠律师说,在整个诉讼案件中,法院是缺席审判的,新德公司法定代表人和曹永刚压根都没参与诉讼,参与其中是曹维学,此人既是债务人新德公司的办公室主任,又是债权人曹永刚的证人和委托竞买人,整出戏只有曹维学和法院在唱。不得不令人怀疑这是一出以非法占有绝当物为目的,由新德公司和个别法官联手策划,并成功上演的 虚假诉讼 大戏。

什么是血栓形成
溶血栓的食物
宝宝眼睛有眼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