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新语文登场告别的不只是阿Q图

2018-08-09 19:34:44

今秋我省即将启用的高中新语文课本今秋一开学,实施新课标后的人教版新课本将在我省高中正式启用。

在最能触发大众记忆的语文课中,一批经典篇目集体退休。

当2007年北京九区县换用京版新语文课本时,传媒曾爆炒《天龙八部》替掉《阿Q正传》。

而今秋即将亮相的人教版语文,不仅阿Q退休,此外如《登泰山记》《狱中杂记》《项脊轩志》《我的空中楼阁》《归去来兮辞》《守财奴》《威尼斯商人》《等待戈多》《茶馆》《项链》《促织》等也纷纷淡出。

总的原因是必修课内容缩减了。

有少量文章转到了选修教材中,如《狱中杂记》《项脊轩志》。

人教版没有推荐学生去读武侠,而是推出了大量的成系统的选修课文,这给学生的多元化学习需求提供了丰富资源!三十年课本忆Q爷阿Q将告别高中课堂,马兰矿的掘进工杨某颇为感慨。

杨某小时不太喜欢读书,高中毕业后进矿。

杨某告诉,他在高中学了些啥,现在基本上全忘了。

而惟一印象深刻的,就是《阿Q正传》。

杨某记得,老师开讲阿Q时,自己为了某个事嘻皮笑脸地发出一声怪笑。

老师用手中的半截粉笔头指点着他说:你也别笑,阿Q就是你!阿Q和我有×关系!玩世不恭的杨某不屑一顾。

但有一天

,我不知发了哪根神经决定读一读这个课文时,我看得入了迷。

连着看了三四遍居然也没觉得它长。

后来,我一琢磨就觉得这Q爷和我还真有哪点儿像!但父母也从来没有分析我分析得这么透骨。

再后来,我就琢磨周围的人,发现阿Q像个鬼影一样几乎缠绕着所有的人!鲁迅的作品中,《阿Q正传》算是最不难读的那一种。

漫画式和白描式的刻画,曾使无数学生上瘾。

《阿Q正传》是文革后人教社首次整编教材时选入的篇目,1979年进高中课堂。

先是节选,2000年改为全文TPEP防腐管道
,并附《阿Q正传成因》。

至今秋撤换,已历30年。

语文课文之大回环路语文课文二手30装载机
,应该遵循的原则一是文质兼美,适于教学,再就是基本篇目相对稳定。

正是在这样的共同认识的基础上,大家才对每一次的选文变化给予了较多关注。

旧文退出了,为什么?新文选上来,好在哪里?我国的中学语文教材,从1922年确定6,3,3学制以后80余年间,走了一条大回环的路。

先是由民间编纂,政府审定。

中间大段时期实行政府统编。

后来,又改回多家编纂,政府审定。

现在的高中教材使用较多的有人教版、苏教版、湘教版等。

2001年国家教育部适应国际要求,不再搞教学大纲,代之以国家课程标准,业内称新课标。

我省此次选用的高中教材,就是人教社在新课标要求下编出的教材。

这套教材已经在一些省市实验了两三年,今秋开学正式在我省登陆。

比教材编审体制变迁更引人关注的,是教材选文的变化。

1946年以前,教材选文基本正常。

自1946年至今,中学的教材又走了一条宣传册———基本正常———政治宣传材料———逐渐恢复正常的S形线路。

从相关资料上找到了这样一些课文。

1946年部分解放区使用的《中等国文》,有篇目为《说服群众》《新民主主义的宪政》。

年的高中教材里选了鲁迅的《我们不再受骗了》,却因为中苏交好要求学生领悟他对帝国主义奴才的愤恨;反过来,就是对于苏联的热爱。

1957年为了反右不锈钢酸洗钝化液
,中学课本第一次选入《论费厄泼赖应该缓行》,并在课后练习中要求学生学习鲁迅先生的立场和精神,痛打、消灭右派分子这些落水狗。

文革中,不论中学小学,课文都是毛泽东文选和各种语录。

1978年,全国中小学教材工作会议召开,人教社受命在教材领域拨乱反正,才开始有通行20多年的高中三年6册本的课本。

粗略列数,人教版的高中课文,20多年来渐次消失的篇目就有《反对党八股》《改造我们的学习》《依依惜别的深情》《秋色赋》《雄关赋》《白杨礼赞》等等。

特别是(试验版)语文(我省于1997年首与天津等二省一市首先启用),选文由6册200篇激增为600篇,大量的新旧替换在这时发生,让人耳目一新。

人教版的高中新课标语文也是在以前的6册课本基础上增删新编的,而这次增删却引起比以往更多的社会关注。

其原因是,新增的,引来喝彩不多,甚至被人揭底入选内幕;删掉的都是老名篇,不如删掉政治教化色彩浓厚的篇目那样深得人心。

要不要拿选文说事儿语文教材选什么文,都只是举一个例子,这是我国语文教学界一致公认的一个公理。

既然这样,我们还要不要关注这一个个例子的变化?太原市外国语学校的语文教师刘老师认为,类似热衷于谈论以代替了的现象,都是一种炒作,至少也是一种浅层次的话题。

他说:既然课文就是一个例子,那么举A也行,举B也没错。

关键是看教学模式是否变了。

教学是不是更有效了,更科学了。

太原市教研科研中心语文组的李文忠老师认为,教材里选入一些学生喜欢的文章,也是改进语文教育的一个基础步骤,未为不可。

而被选掉或未选入的好文章,学生也大可以自己去读,因为语文本质是开放的。

不过李老师也在留意篇目增删的详情,他这几天就正委托宋老师对照新旧教材,对篇目增减做一个统计。

高考制度与课改前景李文忠老师介绍,搁过具体的选文不谈,这次高中语文课改的模式可以说是很开放、很科学的而且充分尊重了学生的主体地位。

必修课由6册三年学完,变成5册不到一个半学年就能学完。

学完必修课,有大量的系统性的选修课可供选择,如《中国古代诗歌散文欣赏》、《中外名剧欣赏》等等。

必修课学习中,每单元首次增加了梳理探究的模块,供学生进行专题式的自主探索。

但李老师承认,新教材实行后几乎可以肯定遇到的问题是:没老师,选修课不能想选啥选啥。

他最担心的是,如果高考命题模式不变,所有这些美好的选择会不会有学生来选?基层老师已经看到的问题,也是这本教材的执行主编温儒敏(北大中文系主任)坦承的主要困难。

温教授在《语文学习》和答《语文建设》问中都提出:课改必须和高考改革同步,才有望达到目的。

而选文问题,尽管教师和专家们认为它没那么重要,但对于名篇退出,社会上的争议还是透出许多危机。

梳理大量有关课改的资料了解到:课改中选文变化主要是根据对学生兴趣和教学效果的调查做的,而所谓的学生兴趣却是过去不成功的教学模式和浮薄多变的社会阅读风气铸成的。

这种表面上受学生欢迎也符合数据调查结论的改变,不时受到有识之士的抨击。

选文问题涉及阅读品位和思想导向等大话题天津贷款
,看来还远远不会很快终结。

课改整体设计是美好的,不过要完善它、实现它,看来还要克服很多困难。

本报 李旭东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