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曼德拉与中国的不解之缘

2018-11-06 10:19:49

曼德拉与中国的不解之缘

7月18日是联合国确定的“曼德拉国际日”,也是南非前总统曼德拉95岁的寿辰。为什么曼德拉在中国几乎家喻户晓?他与中国又有着怎样深厚的情谊和不解的缘分?

喜读《孙子兵法》,受 《论共产党员的修养》影响

曼德拉与中国的渊源,在他早年的开普敦生活时期就开启了。那时候,他白天是一名律师,晚上则是一名业余拳击手,平日里酷爱读书,尤其喜爱《孙子兵法》这样的战略书籍。孙子倡导的“为将五德——智信严仁勇”,在曼德拉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他遵循孙子“知彼知己,百战不殆”的策略,认为只有了解敌人,才能战胜敌人。

而在27年的铁窗岁月里,中国革命的经验影响着曼德拉。在他与帮他撰写自传《漫漫自由路》的老朋友理查德·施腾格尔的对话中,我们可以看到他对中国革命的推崇。曼德拉说,“中国革命真是一部杰作,是真正的杰作。如果你了解到他们开展革命的方式,就会相信所有事情皆有可能。中国革命真是个奇迹。”美国作家埃德加·斯诺的《红星照耀中国》是他读到的本关于中国的书。通过这本书,曼德拉对中国革命、长征、中国共产党、毛泽东有了深刻的了解。

1990年4月,刚刚告别牢狱生涯一个月的曼德拉在纳米比亚遇到了时任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吴学谦。在交谈中,曼德拉同与他有过相似坎坷革命经历又年纪相仿的中国新朋友真切地说:“我二十多年在罗本岛狱中生活的精神支柱来自中国!”他进一步解释说,他在牢房里坚持看书,发妻温妮应他的要求捎来《毛泽东选集》英文版,他如饥似渴地从头到尾认真研读,不时比较南非、非洲大陆的民族解放和中国蓬勃发展的革命运动。

曼德拉告诉吴学谦:“如果从个人修养来说,对我影响的是《论共产党员的修养》。刘少奇在书中讲得句句在理,我从中受到极大的激励。一个真正的革命者一旦认定追求的目标,就要不懈地奋斗,就要经受各种曲折考验,要在艰难甚至恶劣的境遇中求生存与发展。正是这种精神力量,使我坚定信心和斗志。”

每逢“十一”,他和狱友们都会用独特的握手方式庆祝中国国庆

在今天的中国,说曼德拉是“中国人耳熟能详的南非人”毫不夸张;但曼德拉认识中国,与中国认识曼德拉,都有个漫长的过程。

获得自由后的一年多时间里,曼德拉访问了不少国家,中国则是他一直念念不忘的国度。时任中国外交部长钱其琛在后来所着的《外交十记》里写道:“曼德拉说,他对中国心仪已久,很想去看看那片伟大的土地和人民。只是1991年10月份访问远东,日程安排太紧,难以实现。中国是个大国,安排访问时不能太匆忙,来年比较从容,届时,可以好好看看中国。”

1992年10月4日至10日,曼德拉的访华之旅终于成行。上世纪90年代初曾驻南非的新华社滕文启在其出行前采访曼德拉。“曼德拉提到,在中国他要参观万里长城和具有革命历史意义的遗址。他问我们红军渡河的桥梁是否犹在。我们猜想曼德拉指的是大渡河上的铁索桥。”

次的中国之行,曼德拉没有看到铁索桥,但他圆了登上万里长城的心愿。访华期间,还是南非非洲人国民大会(以下简称“非国大”)党主席的曼德拉受到了真诚接待。“杨尚昆主席举行欢迎仪式,江泽民总书记会见并宴请了他,李鹏总理同他进行了会谈。中国政府还向‘非国大’捐款捐物1000万美元,北京大学授予曼德拉名誉博士学位。接待规格之高,如同接待国家元首。曼德拉在北京举行的招待会上说,对自己所受到的真诚欢迎和高规格的接待,深为感动。”

1999年5月,曼德拉以南非总统的身份访华,成为首位访华的南非国家元首。其间,他曾深情地表示,在罗本岛坐牢的时候,每逢“十一”,他和狱友们都会用独特的握手方式庆祝中国国庆,因为他们觉得中国是革命、独立的象征。南非人民与中国人民之间存在传统友谊,中国工农红军的万里长征、中国人民为解放全中国而进行的英勇斗争,曾给南非人民反对种族隔离斗争以巨大的鼓舞。

当时,刘贵今在外交部非洲司担任司长,陪同时任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李鹏参加了与曼德拉的会见。他向介绍说,曼德拉来到现场时,李鹏已经在门口迎接。两人握手后,曼德拉并没有直接到沙发上就座,而是走向了站在沙发后面的工作人员,与他们一一握手。“这是我次与曼德拉握手,紧紧握住,非常温暖,这种平易近人、平等待人的态度让我尤为感动。”刘贵今回忆说。

2003年7月18日是曼德拉的85岁寿辰,时任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专门发去了生日贺电。此后,尽管隐居的曼德拉曾说“不喜欢接”,却仍多次和中国领导人通话、交谈。

不会背着中国朋友另搞一套

上世纪90年代初,海峡两岸的斗争十分激烈,曼德拉的大陆行刺激了台湾当局。台湾当局密切关注大陆方面的一举一动,想方设法地加以阻挠和破坏。他们施展各种手段,加紧拉拢南非政府和即将上台执政的“非国大”。

曼德拉访问中国时表示,他和“非国大”都珍视同中国的友谊,只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他还承诺,对于访台邀请,“非国大”在处理前定会同中国大陆方面进行磋商,不会背着中国朋友另搞一套。曼德拉称,台湾方面曾希望“非国大”在台北设立办事处,“非国大”已拒绝此要求,希望在北京设立办事处。

[1][2]下一页1998年1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南非共和国正式建交,但其与台湾断交的过程历尽波折,时近八年。其间具有强烈的曼德拉个人色彩。

但曼德拉其实是爱中国的,终,他决定遵守非洲统一组织的立场,以及1971年联合国的决议,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为合法政府。

链接:那些向曼德拉致敬的文艺作品

曼德拉曾经说过:“艺术家所到达的领域,远远超出政治家。艺术,特别是娱乐和音乐,能够被所有人理解,振奋人心。”艺术家从未停止用他们的作品向曼德拉致敬。据称,曼德拉深信,这些作品对自己的获释,起到了推动作用。

歌声让“曼德拉文化”深入人心

“释放曼德拉,释放曼德拉……”这是英国乐队 SpecialAKA在1984年推出的《还曼德拉自由》,被誉为具有预测性的歌曲。

这首歌曲的作词者杰瑞·戴墨思说:“我起初对曼德拉了解不多,直到听了反种族隔离音乐会,产生了为曼德拉创作歌曲的灵感。这首歌曲在世界流行,然后传回到南非,在体育赛事和‘非国大’集会上都会播放这首歌,已经成为圣歌。”

对于中国人来说,熟悉的对曼德拉致敬的歌曲,无疑是Beyond乐队的《光辉岁月》。“黑色肌肤给他的意义,是一生奉献,肤色斗争中,年月把拥有变作失去……”歌声的高潮唤起人们对自由的渴望。

就像很多中国青年是通过《光辉岁月》了解曼德拉一样,在20世纪80年代,很多西方年轻人也是通过音乐了解到南非种族隔离制度和曼德拉。反种族隔离的艺术家们利用音乐会,使“曼德拉文化”深入人心。

电影讲述他如何放下仇恨

近几年有关曼德拉的电影作品开始表达他精神的另一面,即如何消解种族仇恨,这比单纯强调抗争更能接近曼德拉理念的真谛。

电影作品中,为人知的是2007年的《再见,巴法纳》和2009年的《不败雄心》。前者由欧洲多国合拍,后者是好莱坞制作,由大牌影星摩根·弗里曼和马特·达蒙出演,这两部影片将重点放在塑造曼德拉如何通过宽容和消解仇恨实现南非种族和解。

《再见,巴法纳》讲述了曼德拉服刑期间,看守葛瑞格里如何从种族主义者到终理解曼德拉的理念。影片令人动容的情节是,当葛瑞格里告诉曼德拉自己多年前因向当局透露情报,间接害死了曼德拉的儿子时,曼德拉说,那只是葛瑞格里的工作,自己多年来一直在努力放下仇恨。

文字中呈现的不再是圣亾

2010年8月,曼德拉在狱中写成的自传《漫漫自由路》出版。在这部回忆录中,曼德拉回顾了生命中过去70多年的坎坷岁月:种族歧视和种族隔离让有血性的非洲人无法容忍,任何一个南非人的不自由就是所有南非人的不自由,唯有用生命的全部去消灭罪恶的制度……

2011年1月,《曼德拉自传:与自己对话》带我们走进一个公众人物的私人世界。这里有他在会议中的纪要,甚至涂鸦;有他在罗本岛的牢房中记录在台历上的踟蹰梦境;也有他在反对种族隔离制度时那段逃亡岁月的日记,还有他与朋友近70个小时的对话录音。这一页页文字中呈现的曼德拉不再是偶像,也不是圣人,而是普通人,如你我。前一页[1][2]

摇钱树捕鱼
南京大金空调维修
注塑机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