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孽爱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7:32:24 编辑:笔名

1  夏日的傍晚,天空中布满晚霞。  连绵起伏的山脉中,一辆大巴顺着山道盘旋而下,呼啸着向前奔去。干燥的公路往前延伸,炎热的空气舔舐着路面,泛起了白光,道路的一边是陡峭的悬崖,另一边则是苍天大树,周围一片寂静,只有偶尔的风声呼呼作响。  大巴里,满是打工或做生意的人们。  前排的座位上,有一个清秀的女子馨正静静地望着窗外的景象,一边哼歌一边醉心于翠绿的大树和草地。窗外,一棵棵绿树连绵而成一片赏心悦目的风景,轻松而明快。此时,她的心情与窗外明艳的景色形成对比,一张略带憔悴的脸,透着忧郁的味道。  车到了一站,上来了一对情侣模样的男女,男的叫勇,女的叫芳。  勇的座位在馨的身边,一见面,他就对她礼貌地点点头,说:“你好。”他的女友芳则坐在他后面的位置上。芳虽然说不上漂亮,但有一双明亮清澈的眼睛,皮肤白里透红,身材丰满,有一种丰腴的味道。  勇常常转过头与芳说话。  勇满怀深情地对芳说:“我们现在终于可以在同一个城市,一起打工了。”  芳笑了笑说:“瞧把你高兴的!”  看得出,勇很疼爱自己的女友:“老婆,离开这座城市,换个新的环境,也许对你有很大的好处呢。”  芳娇嗔地说:“谁是你老婆?再乱叫,我就不理你啦!”  勇得意地说:“这次你不是准备跟我回家乡结婚的吗?可别反悔噢,你不是我的老婆是什么?”  芳不肯妥协:“谁说要嫁给你啦!”  勇也毫不示弱:“我们连孩子都有了,还不是我老婆吗?”  说着,勇伸手过来想摸摸芳的肚子,被芳佯怒地一手打开。  勇很体贴地让着芳:“你必须陪在我身边。”  看着他们,馨笑了,这一对幸福的男女正在甜蜜地打情骂俏。  这时,路面上有一点沆沆洼洼,前面出现了一辆车,开得慢慢悠悠。大巴司机想开得快一点,于是他从右线超车,没想到前面车子的司机大概没有从观后镜上看到后面的车子,于是也向右开,大巴本能地猛地一转,车子骤然失去了速度,如山洪暴发般,轰地一声,从公路上朝山崖飞了出去。  司机的心紧紧地收缩了一下,脸色异常恐怖,吓得惨叫起来:“完了!”  车厢内尖叫声一片:“刹车!赶紧刹车啊!”满车的人都慌乱地惨叫。  司机紧张极了,想要踩刹车,可是已经晚了,大巴冲向公路的边缘。半空中,车子飞了起来。  车子依然受惯性作用朝前冲去,一下子,腾飞在空中。车身开始倾斜,如同一只发疯的公牛一样,向悬崖下面冲去。车子在陡峭的山坡上翻滚着,紧接着,是轰隆隆的巨响和玻璃的碎裂声。车子整个翻了过来,车里的人个个东倒西歪,随着车身旋转着,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碰撞着。如同在大海上遭遇风浪的船上,似乎只能听天由命了。很多人的头部“嘭嘭”地撞击着车子,随着车子像滚动球一样翻滚着。  所有的人都已魂飞魄散,发出声声惨叫:“救命啊!救命啊!”  馨在全车的惊叫声中,已被吓得心惊胆战,手掌心里满是汗水。她觉得车子在震荡,她的身体一下子悬空了起来,视野中,一切事物都在移动。她的头“砰”的一声一下子撞在窗户的玻璃上,她立刻失去了知觉,昏了过去。  勇也惊出了一身冷汗,大喊一声:“小心!”在黑暗中,他直直地向女友冲了过去,紧紧地抱着女友。任凭自己的身体随着车子翻动,在车翻滚的过程中,勇感到有锋利的玻璃划过了他的大腿,血顿时喷涌而出。但勇依然紧紧地抱着女友的身体,她似乎没有什么反应,大概是吓傻了,由于害怕只懂得也紧紧地抱住勇的身体。勇在极度危险的情况下依然保持着冷静,轻声地安慰着女友,似乎一切只为了保护女友。  车子经过重重的翻滚之后,终于滚到了悬崖的底部,这才顿了一下,停止了翻动,车轮底下冒出缕缕轻烟。车子翻了过来,车身已是底朝天了。车祸的场景相当惨烈,有一具尸体被抛出了车外,还有一条人腿。  车厢里横七竖八地躺满了人,黑暗中,勇挣扎着抱着女友芳,朝车门爬去,由于腿部受了伤,他感觉每爬行一步都困难重重。  大巴的车门已经被严重损坏,勇使尽全身的力气想把车门推开,但车门依然卡得死死的,,他只有拼尽全身的力气,用脚把门踹开。  四周一片漆黑,勇抱着芳从破碎的车门里挣扎着向外拖,芳的身体似乎不听他使唤,一半在车门外,一半夹在车门里,他使尽全身的力气,才把她连拉带扯地拖了出去,勇抱着她一步步地向前爬,一直爬到安全地带,他才松了口气,此时,他已是筋疲力尽。  勇放开了怀中的芳,用略带嘶哑的声音对她说:“芳,你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为什么一直都不讲话?”在昏暗的月光下,他扳过她的脸,一看,霎时惊呆了。  他拼死救出的人,不是他的女友芳,而是刚刚认识的馨。  勇吓得傻了,连声音都有些颤抖:“你、你、你,不是芳……”  馨的脑中一片空白,迷迷糊糊之中,她应了一句:“嗯……”  勇心急如焚地向车子冲去,想去救出女友,却一脚摔倒在地上,他的腿受了伤,血还在不断地向外涌着。他只好压抑住焦急的心情,向着车子慢慢地爬去。  车子里,有依然被困陷入昏迷的芳,还有大量流血的人们。  车后箱的油流了出来,不一会儿,火焰卷着大团漆黑的烟雾向天空冲去,整辆车爆炸了,向黑暗的夜空中冲起一团浓浓的烟雾。车的残骸碎片洒向四周,仿佛颗颗流星,在令人魂飞魄散的巨响中向空中飞腾。四周,沙土飞溅,夜空中,一切格外耀眼,震耳欲聋的爆炸声,触目惊心,炽热的气浪卷起残渣碎片,向四面八方迅猛冲击,几具焦炭一般的尸体和几条手臂大腿被抛出车外。  面对火海,勇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芳……”  他的叫声使这震惊人心的场面更加凄楚骇人,此时,他的裤子上的鲜血早已染红了一片。  在这爆炸声中,馨无力地闭上了双眼,因为她原本就是那辆客车里的人,也就是说,原本该死的,是她。  可是,一切阴差阳错。  她被勇误认为是自己的女友而救出。  勇和馨是全车中仅仅幸存的两个人。  勇的女友已怀孕,因为这场车祸,一尸两命。  勇的女友芳以她和孩子的两条生命换了馨的生命。    2  在医院里,馨静静地半躺在床上,头上包着绷带,上面还有斑斑血迹,一脸疲惫的神情。  馨摇了摇脑袋,想让自己更清醒一点,泪,仍在她的脸上无声地流淌着,刚刚还鲜活在自己身旁的生命,此时,已经逝去。  馨想起这场车祸,依然心有余悸,如果不是勇把她误认为自己的女友芳,现在死的,应该是她。  她来到了勇的病房。  看到了馨,勇有点意外,他抬起头,朝她费力地挤出了个笑容,说:“你来了。”  勇的脸上蒙着纱布,看样子,伤得不轻。  馨嗯了一声,心中一阵心酸:“都怪我,害你……”  勇脸色有点黯然,努力地挤出一个笑容:“算了,一切都过去了!你不必自责,这只是一场意外!”  此后不久,他们陆续出了院。  过了几个月,他们在街上不期而遇。  勇穿着旧的T恤,破的牛仔裤,一副邋遢落魄的样子,馨看着他颓废的表情,似乎还没有从丧失女友之痛中恢复过来。  他对女友的思念,深深地感化了她,她轻声地安慰着他,他却没有说话,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掉,她望着他,想到他无辜丧命的女友,她不说话,只是这样陪着他,那一刻,她觉得对他有一种怜惜与亏欠,毕竟,他为了救她,失去了女友和孩子。  聊了一会,勇的脸上慢慢地现出了柔情:“一起去咔啡厅喝杯咔啡好吗?”  馨点点头,顺从地跟着他来到咔啡厅。  面对着勇,馨还有是一点愧疚:“我不知该怎么谢你才好?我有什么可以为你做的吗?”  勇抬起头,目光中充满着深情:“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馨有点震惊,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你是什么意思?”  勇继续说:“其实,从在车上眼见到你开始,你已经给我留下美好的印象,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  勇望着馨清丽的脸庞,不由看得痴了。  他再次问了句:“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馨呆住了,好一会儿,她才说:“你能让我考虑一下吗?”  她不能告诉他,她并不喜欢他,她与他一起喝咔啡,只是为了补偿,因为她,他同时失去了爱人与孩子,也许是勇对女友的深情感动了她,勇对她有恩,她不忍拒绝他。  面对他热切的目光,她点了点头。  她的次爱情,就这样开始了,和这个只有匆匆几面之缘的陌生男子,她甚至分辨不出自己到底爱不爱他,但她却很清楚地知道,他为了救她,失去了自己的爱人,所以,她就只能做他的爱人,她明白自己并不爱他,但他确实是她的个恋人。  馨答应了勇的求爱,只因为漂泊得太久,她想要有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做为她休憩的港湾。他带给她一种能够获得幸福的感觉,于是,他们开始恋爱了,她认为,他完全有能力给她一个温暖的家。  勇带着她来到了他的家,二人正式同居。  吃完饭,勇去洗澡,馨走到阳台上,看远处笼罩在夜色中的山影,接着,她收拾起行装,其实也就几件衣服和书本,她有点疲倦,不知道自己的决定是对还是错,也许,勇只是用她来填补他破碎的心,这样想着,她不自觉的,嘴里叹息了一声。勇洗完澡,走了出来,在旁边看着她似乎并不高兴,于是,他说:“如果你说不愿跟我,我决不会勉强你。”  馨抬起了头,望着他:“不,我愿意!你的女友因我而死,我必须做出补偿。”  他牵着她的手,走近了他们的床,他一件一件地褪去她的衣服,她身上的毛孔直竖,但她还是试着接受他,他嘴唇开始移动,经过她的耳朵,脸庞,直至嘴唇,他开始吮吸她的唇。她的身体、她的肌肤,他已想念得好久,现在,他终于真正地拥有她了,虽然只是在肉体上,她明白自己并不爱他,所有的一切都只是报恩而已,她轻轻地躺在床上,紧闭双眼,皱紧眉头,任凭他抚摸着她,仍然一动不动。  他望着她,她似乎不太情愿的样子,他心生疑虑,于是,他停了下来,有点不悦地说:“如果你不情愿,我不会勉强,现在走还来得及。”  馨心想,就凭这句话,他还算是个好男人:“我已经决定了,不会改变了。”  她伸出手,轻轻地抚摸他的脸,他嗅到了她手中淡淡的护手霜的味道,她面对着这个即将和她共同生活的男人,她依然还是没有一点感觉。接着,她拉过他的手,放在自己脸上,一切进行得悄无声息,她努力地克制着自己的恐惧感,任凭他的吻像雨点一样,打在了她的眼睛上,脸上、嘴唇上,直至身体上……  他的手划过她的丰满的胸部,再一点点地往下移动,直至她修长的大腿……她依然一动也不动,他的动作老练而富有经验。  在他的抚摸中,她没有感到任何的喜悦和快乐,如同一块木头,任他摆布。  终于,他用自己膨胀的身体一点一点的探入她的身体,像对准密码似的慢慢地打开她,她没有任何的快感,而且,她厌恶之情油然而生,她依旧强忍着,任由他继续进行,终于,他完全进入了她的身体,可是,她没有任何感觉,困倦袭卷着她,任凭他在她的身上起伏,她只盼望一切早一点结束。  勇有点失望:“你不是处女?你有过男朋友?”  馨木然的回答:“嗯。”  他穿好衣服,冷笑着继续说:“原本以为你有多纯洁呢?原来一切都是装的!你和你以前的男朋友做爱的时候也是这样吗?皱紧眉头,不甘不愿,像条死鱼?”  馨无言以对,她没想到,同居的天夜里,勇就开始讽刺她,看到此时躺在她旁边的他,突然间她觉得如此陌生,他的脸是扭曲的,和原先的完全不一样,馨一声不吭,她实在太累了,不一会儿,她就沉沉睡去。  过了不久,勇发现馨有些异样。  每个月,她都要去银行汇一笔不菲的钱出去,还有,每个周末,她都说酒吧忙,要排练,常常整天不见踪影,有时一接电话,不管什么时候她都要赶去,风雨无阻。这段日子以来,她似乎变得不太爱说话了,常常沉默不语,一个人低着头,沉思着什么。  这天,馨接了个电话,就心头发颤,神情有些恍惚,连呼吸也急促了起来,她顿了一下,才把自己从记忆里唤醒过来,而后,一个人犹豫了一会,看到勇已睡着了,就没有告诉勇,便出了门。其实勇早就醒过来了,只是躺在床上假睡,他脑海中不断滋生种种的猜想,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他凑到门口,听到馨在客厅里打电话的声音,他的心里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好奇的冲动,想知道她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他?于是他的心里滋长了某种焦急的期待,一种诡异的感觉涌上了他的心头,他的疑心像一块巨大的磁石一般吸引着他,他决定出门跟着她,于是,他迅速换上了深色的衬衣和裤子。  他小心翼翼地尾随着馨,黑暗中,他感到前面车里的她在默默地流泪,像有什么急事似的,不断地催促司机开得快一点,车子在浓雾里急急地向前冲去。他暂时将自己的疑问收了起来,黑暗中,只听到他浓重的呼吸声,车子经过了一条宽阔绵长的大河,继续向东驶去。一个多小时后,馨在一个小区门口下了车,勇也在她的不远处下了车,继续跟踪馨,看着她朝前走去。   共 24590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吸烟酗酒患不育几率高
昆明治疗癫痫研究院哪好
昆明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