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数癖

2018-09-15 11:25:03

题记:表面上是一个数癖,实际上是一场谋杀。

九祥对数字有一种特别的痴迷,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表现得十分明显。

那一年,才六七岁的九祥在袁店镇老庙会上帮大人们算了一笔撕扯不清的帐:他用袁店河的鹅卵石在沙地上左摆右摆做算盘珠,嘴里念念有词,不一会儿就说出了数字,好大一会儿后布店的帐房赵二才用算盘算出了一致的数字。那卖柴的与卖米的才以物换物平息了那场交易所带来的火气。

九祥对数字的这种特别的痴迷使他在以后的生意场上表现出了十分的精明和得心应手,他三十来岁就成了袁店河上下有名的生意人,并且10余年一直是袁店镇老庙会的会首,直到刘邓大军解放了袁店古镇。

接下来的二十来年,九祥因为他当年在袁店河上下的风光而吃了不少的苦头。后来,别人问他怎么熬过来的时候,他说,数数。他说,批斗我的时候我数打在我脸上的耳光;让我跪下的时候,我数面前的蚂蚁;坐牢的时候,我数窗外麻雀的叫声……九祥说,我还认真地算过我这一辈子吃下和挣下的东西,如果全部换算成小麦,那实在是一个十分惊人的数字!

好多人说,真是无聊。

只有村上因为说错了一句话和他一起受罪的秦文来说,这老头有一种好活法。秦文来说,多亏和九祥一块挨批,要不然,我早完蛋了。

不过,秦文来去世十余年后,九祥依然能够吃吃喝喝,并享受到了四世同堂的天伦之乐,虽然他后来的日子是在床上度过的。

九祥对家人的精明也是出了名的,尤其是对他的儿媳妇。他的儿媳妇是他用5斤“袁店黄”小米换来的。那年正闹大饥馑,5斤“袁店黄”小米就为患痨病的大儿子换来了一个媳妇。他的大儿子成亲三年后去世,九祥对他的儿媳妇说,要不是你到我们家来,你早饿死了。现在,你是走还是留,你自己决定。不过,娃子留下!

九祥的儿媳妇没有走,年轻轻的就做起了寡妇。或许是因着儿子的早逝,九祥对儿媳妇没有太好的脸色和眼色。他出去赶集时,总把家里的馍数一遍,高高地挂起,还要把每一缸面按一按,留下自己的手印……

九祥这样对待孙儿媳妇的时候,遭到了不仅仅是孙儿媳妇的反抗,还有他的孙子,特别是时代的不容许。在一次激烈的争吵后,九祥忽然倒下,半边身子不会动弹,从此卧床不起。

可是,九祥对数字的这种特别的痴迷更加突出。比如,他每天早上要吃3个鸡蛋,一定是荷包的,如做成蛋花或蛋汤,他就小孩一样泪流满面。他会给你绝食。他会对前来解劝的生产队长说,娃子们不孝顺我,用一个鸡蛋糊弄我咧。

常来给九祥瞧病的王正道没少对九祥的家人说,老小孩老小孩,他说啥你们就做啥,不敢给他打别了,要不然,他这病一复发,就完了。

王正道还悄悄地对九祥的孙儿媳妇说,人都有老那一天……他这样的人,不敢再惹他生气了。

全家人就都很听话,九祥每天早上就吃3个荷包的鸡蛋。

九祥是在2001年的夏天的一个早上去世的。当他高高兴兴地接过重孙儿在大学里谈的女朋友给他双手捧过的碗时,发现里面不是荷包蛋而是蛋花时,手一哆嗦,颈向后扭,脸色涨红,就瘫软在了床上,一口气再也没有上来!

那个早上也巧:九祥的孙儿因儿子把在大学里谈的女朋友带回来过暑假而早早地上袁店镇赶集去了;重孙儿因为头天晚上和女朋友疯的时间长还在睡觉;重孙儿的女朋友因为觉得次上未来的公婆家怕睡得过迟不好意思而早早地起了床。当她洗罢脸在院子里正觉得没有事做的时候,一直在厨房里忙活的未来的婆婆就郑重其事地给她一个任务:“小娟,把这碗鸡蛋端给你老爷,让他高兴高兴。”

小娟怎么也没有想到因为自己端去的一碗鸡蛋花而让老人高兴而死。她把这些讲给大家听的时候,王正道看了看九祥的孙儿媳妇。

九祥的孙儿媳妇正抹着眼泪,她从指缝里溜出的目光正好与王正道的眼光相遇,很慌地转了方向。

广州减速机
蓝牙适配器图片
上湖城章120-140㎡户型图-宁波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