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诗六首

发布时间:2019-07-13 18:24:51 编辑:笔名

《低下来》

谁的仰视在山的巍峨前

以低眉的虔诚,在雪线之下

于冬天的荒芜渴望春花烂熳

以冬虫的形体蛰伏夏草生长

在匆匆的季节,让所有的脚步

慢下来,在初萌的鹅黄前

以俯首的探视低垂了所有的目光

谁的雪莲在心的沧桑里

于高傲的盛开里颓然地凋谢

在清纯的牧歌里缥缈地悠远

以羊群的洁白漫过向阳山坡

在匆忙的尘世,让所有的仰视

停下来,在广阔的蔚蓝前

以帖耳的聆听铿锵了大地的心音

谁的理想在红尘的高地

以坍塌的废墟,在风雨里寂灭

于凡俗的浮华里如飘散的烟云

以连连的喟叹惊醒迷茫的内省

在急促的岁月,让飞奔的思绪

缓下来,在时光的河流前

以托腮的凝视静谧了世俗的喧嚣

2016.2.24

《那些,被岁月铭记的微笑》

雨水之后,我在北方的沙尘里想您

以风的思绪,梦回记忆的庭院

看伊在小院的田畦点豆、种菜

用汗水浇灌初萌的鹅黄、嫩绿

还有那些迎春花般浅浅的微笑

在我春风不度玉门关的北方

迎迓所有的绿色浸染土色的灰白

雨水之后,我在北方的雪花里想你

以水的柔情,怀念春天的庭院

看伊在小院的屋檐下搭架、拉绳

用双手拉满夏日藤蔓攀爬的阶梯

还有那些在时光里让人心动的微笑

在我风吹砂石满地走的北方

欣喜所有的绿色占据河岸的荒芜

雨水之后,那些被岁月铭记的微笑

以光的温暖,焐热尘世的炎凉

在我钢筋水泥构筑的屋内

开成所有盆栽植物的花红

灿然在我思念的嘴角和眉眼

让我不自觉地回眸那个永不褪色的

爬满春天、盛开微笑的小院

以匍匐的膜拜想伊慈祥的模样

2016.2.24

《温暖的情话慢慢发芽》

曾经,在弦月走向丰盈的夜色里

我怯羞的心房内蛰伏彷徨的爱恋

徘徊伊时光里所有焦渴的期待

悄悄站在冬末早春守候的枝头

曾经,在河岸杨柳缭绕的绿雾里

伊纯净的眸子内微荡优柔的涟漪

漫过我岁月里所有干涸的河床

潺潺流淌前世今生约定的情缘

现在,那些情话在历经的流年里

发芽、生长,长成一棵苍翠的大树

开花、结果,刻成几轮悲喜的人生

在所有的四季里虚度按部就班的时光

现在,那些丁香藏在记忆的深处

等伊的回眸和我的回望,在春天里

还会以一缕绵长的暗香悄悄袭扰

夜梦里酣眠、尘世里奔忙的疲倦

将来,那些不再说出口的情话

还会悄悄发芽,在我的心之田野生长

以伊之飘逸的柔曼,或者婀娜的飘摇

在我淡然而安详的水之湄亭亭地玉立

将来,温暖的情话还会发芽

还会等在伊夜归的窗口温暖路的冷寂

还会等在春季的河岸缱绻依依的情深

款款地以丁香般地优雅,邂逅不老的爱情

2016.2.25

《胡思乱想》

之一.想象欢聚

夜色在元宵之后如此空旷

一个人的孤独面对灯火通明

梦中的马蹄声哒哒、哒哒

是我跳动的心音,那些欢颜

在所有盆栽的花红里

嬉笑、娇嗔,轻轻捶打老去的青春

所有的时光里寂灭的歌吟

打开所有的酒瓶,碰响所有的对饮

我和所有的熟人喝酒,欢聚今夜

不醉不归,不醒在这尘世的酣眠

在半夜三更袭扰熟人的梦境

让他在睡觉的时候和我欢聚

之二.夜市

星星点灯,于月色爬上东山之前

在先祖的坟场,舞蹈闪烁的磷火

是谁打着灯笼行走在街市,听一声

吆喝,在夜市的摊前讨价还价

热闹了昼日里荒草静谧的萧条

是谁数着亿万记的钞票,手指擅抖

现世里不可、不曾触摸的富足

奢华了阴间所有的坟场

之三.仰望高度

仰望星空,用目光测量天空的高度

夜色落下不可称量的沉重

鹰的飞翔在夕阳里模糊了所有的视线

俯瞰在倦鸟投林的瞬间低眉于

遥远的地平线,拉开无法测度的距离

谁的心愿还未完成,流星却坠落天际

之四.聆听雁鸣

我的北方,此刻正在春风里侧耳倾听

夜色空寂里的雁鸣,错乱时空

用一泓臆想的碧水,一池飘曳的芦苇

聆听消逝了很久很久的雁鸣

以南方的心事和所有春花的情韵

在侧耳的静寂里,凝目静待雁影

2016.2.25

《目光穿不透时光》

我的高处与水流低处的逆向

建构巍峨的宏大和无涯的广阔

崩塌的废墟里诞生的宏大之城

飘散烟云的浮华又重聚喧嚣的荣华

谁会知道古长安的街道延向何方

一如回望的目光穿不透流年里的时光

让太息般的轻叹落在历史的尘土

激不起一粒飞灰般轻飏的尘埃

站在高处的高处用极目的远眺

玄远的目光穿不透未来的宿命

沧海桑田了谁辽远广袤的大地

在发黄的书页翻动发霉的文字

谁的臆测用考证的名誉平息争论

一如秦砖汉瓦碎片里虚幻的憧憬

在人心不古里确信古时人的诚实

谁的真实会在未来里证明会古的现在

2016.2.26凌晨

《藏不住的春天》

文/丰月

清冽的山泉挣脱冰封的桎梏

以水的潺潺弹奏曼妙的清韵

那是春天柔曼低切的歌吟

浅唱活泼泼,急切切的欢快

雪色溃退于金色阳光的剑锋

晶莹剔透的精魂落魄的黯然

那是春天凋零衰败的寂寞

枯枝荒草曾经孤独轻啸的风笛

鹅黄探头探脑在向阳的山坡

睁开睡意朦胧里惺忪的眸子

那是春天遥望季节的秋水

片石渡过平静心湖微荡的涟漪

花苞内的开放站在树的枝头

怯羞低眉于微醺轻扬的暖风

那是春天内敛不惊的花红

兀自在盛开前不语不炫的谦恭

2016.2.26

哈尔滨治男科医院哪好
云南好的专治癫痫医院
为什么会患上癫痫疾病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