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乡村月光

2018-09-14 17:38:29

乡村月光

    □ 王统连     “今夜我低吟的舌头,是一枚含在口里的月亮。”这句话是诗人洪烛说的,语言是思想的花朵,这些花朵高挑在他的乡村诗篇里,其实我也近乎冥顽地喜欢着乡村里的月亮以及月光下发生的故事。    那是一轮上弦月。我的父亲蹲在稻场里的磨刀石旁磨一把锈刀,他的职业是教师,回家后就成了农民。父亲指着镰刀说,磨刀是做父亲和老师的本分。锈迹就像是人身上的缺点,需要经常有人来磨一磨啊。经历了一些事后,我才慢慢明白了他这番话里的深刻含义,这是一个沉淀在我记忆深处的乡村月亮。    七月十五,月上中天。这是乡村里的一个节庆,是逝去的亲人在阴间团圆的日子。母亲炖熟的腊猪头给这个夜晚营造了一种特别的氛围,父亲给先人们敬酒,我想象着先人们在月光下愉快地闻香视色。就在我愣神的刹那间,果树枝猛然向下一沉,一只猫头鹰箭般射向夜空。祖父站在月光下朗声说道,先人们都很满意,他们回去了。我想象中一大群老人正在悄无声息地离开供桌,他们银白的长眉下应该闪烁着一双儿童般清澈的眼睛。在这皎洁的月光下,乡村生活的艰辛早已远去,留下的只是人们充盈心怀的欣慰和宁静。    下弦月还没有冒出来。群山在黑暗中环抱着田野,母亲带着我与弟妹们在昏暗的油灯下划白肋烟,这活路除了要求我们有娴熟的技法,还需要有足够的耐心。我们一直在耐心地等待着那轮下弦月从炉子坡上冒出她羞涩的脸庞,但母亲没让我们等到月上树梢,她让我们先睡了,她一个人上烟。她把四匹大小相当的烟叶叠在一起,然后均匀地绞在烟绳上,从脚下顺着烟绳向远处一节一节地铺展。后半夜了,我被冻醒了一次。母亲还没有睡,她把油灯灭了,在月光下默默地上烟。我又醒了一次,她还在上烟。母亲完全沉浸在月光下的澄明里……我辗转反侧,我不知道母亲在大半辈子的忙碌中,度过了多少这样的不眠之夜!那晚的月光经常在我回忆和泪眼中闪耀。    我在《人民文学》上读到了乡村诗人田禾一首题为《蝉声》的诗,他说“今夜/最美的/还有落在院子里的月光。”我就感动。他一个人听蝉,也偏爱在乡村的月光下。我坚信记忆里有一片乡村月光,会让我们感觉到生活是一件值得回味的美好事情。    

东莞不织布
鼎上名庭-昆明
小油抽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