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柳岸希望商河抗日锄奸队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9:06:57 编辑:笔名

一  抗日战争是非常残酷和艰辛的,需要我们每个有着爱国热情的人们前仆后继,把生死置之度外,经过浴血奋战的艰苦卓绝,才能取得的胜利。那些为国捐躯的人们,我们不能忘记!  1942年,日寇为在商河巩固其法西斯统治,在各交通要道和重要村镇增设据点,设置封锁沟,据点之间每隔三华里便有一岗楼。商河境内的日伪军增至五千多人,对我抗日军民进行更大规模、更加频繁地“扫荡”,把商河的抗日根据地分割成零星小片。冀鲁边三地委根据当时的严峻形势,决定撤销商河县建制,在商河、惠民结合部建立商惠县,并将王权五同志从鲁西调回任商惠县抗日民主政府县长。商河县大队改编为商惠独立营,与敌人展开旷日持久的抗争,坚持和巩固了当地的抗日民主政权。  在周鸿山的争取下,王德勇和顺子也成为游击队里坚固的成员。在张家大院里,游击队成员增多了,武装力量增强了,可是全县的抗日形势却陷入了低谷。鬼子的据点越修越多,扫荡的频率也越来越频繁,我抗日根据地不断被蚕食,面积越来越小,,县委机关被迫从商河城南撤往商河、惠民、济阳的三边地区。周鸿山跟上级的联系,也更加困难了。  在1941年的夏天,根据抗日战争形势的发展变化,为打通与清河区的战略联系,开辟新区,冀鲁边区党委遵照山东分局的指示,决定将商河县委分为商惠公路南、北两套班子。  就在这困难的时期,周鸿山向上级递交了入党申请书,他不会被目前的困难吓倒,他要以此来表达对抗日的决心,对党的忠诚。  三个月后,他在三边县委所在地韩庙的朱家村,对着党旗宣了誓,正式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他对以后的抗日斗争更加充满了信心,对于自己能成为中国共产党的一员,他感到无限自豪。  临走时,他的老上级,县委书记李一民握住他的手说:“周鸿山同志,虽然现在咱们的条件非常艰苦,斗争非常困难,但是,你要坚定意志,继续战斗。但要更加小心,咱们的力量现在还很弱,不能蛮干,在适当的时候打鬼子汉奸,不让他们消停。”  周鸿山激动地说:“请领导放心,我们一定不辜负党和您的期望,狠狠打击敌人,多杀鬼子。”  周鸿山回来后,叫上大伙,召开了一次会议,议论一下目前的形势和以后的发展。王德勇和顺子作为新队员,也参加了这次会议,现在游击队员们还是叫他老李头,因为叫习惯了。周鸿山传达了上级的指示,又接着说:“目前鬼子非常猖狂,杀害了咱们很多抗日青年和大量的普通老百姓,太可恨了!”  林子说:“是啊,尤其是汉奸走狗,比日本鬼子还可恨。他们专门给日本鬼子通风报信,出卖自己人。”  顺子说:“头些日子,听说鬼子去贾庄的阎家扫荡,一个汉奸领着鬼子去了一户人家,就说那家有抗日分子,结果那家人全部被日本鬼子杀害。男人被砍下头,女人被强奸,孩子被刺刀挑出了肠子,那场面惨不忍睹。”  梁子也说:“是啊,很多村里都出了汉奸,乡亲们都不敢跟咱们游击队接触,怕被牵连。”  老李头说:“依我看,咱们虽然人手不多,对付不了太多的鬼子,可是咱们可以去把那些汉奸狗子宰了,这样以后那些想当狗的人,就会想想后果。”  一直没有说话的周鸿山,微笑着对老李头说:“还是你老的分析好,我也想这个事情。”周鸿山一直拿老李头当做父辈看待,不光是因为从小就跟他在一起住,更是因为他走南闯北,遇到大风大浪的经验多,他的头脑也很清晰,做事沉稳。每次遇到事,周鸿山总是喜欢跟老李头聊聊。老李头上过学,看过很多书本,知道的事情也多,周鸿山曾经听老李头讲过,很多古代的爱国英雄故事,对他以后投身革命是非常有影响的。  周鸿山和游击队的小伙子们,又商量了很多细节。先打谁,后打谁,怎么打,都做了详细的部署。另外,他让老李头负责写标语,晚上行动时,在各村里都贴上。标语主要有“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八路军沙河游击队主力打回来了!”“坚决打击汉奸走狗卖国贼!”“对于出卖同胞的汉奸格杀勿论!”等。这些标语和游击队的锄奸行动,又一次激发了人们的抗日热情,沉重打击了鬼子和汉奸的嚣张气焰。    在沙河游击队的锄奸队,还没有实施行动的时候,春香却死了。  那是春香将要临产的时候,心胸狭窄的张老八,带领大批的鬼子进了张太华村。早就得到信儿的周鸿山,和其他游击队员,为了安全起见,都躲进了大沙河里的芦苇荡。本来周鸿山是想带春香一起走的,可是春香已经面临生产,实在是走不动。没有办法,周鸿山只好把春香藏在一个老乡的家里。  但春香还是被日本鬼子兵发现了,和村民们一起被驱赶大场院上。鬼子在场院上架起了机枪,对着手无寸铁的乡亲们。鬼子小队长问乡亲们,谁是抗日分子,乡亲们没有一个说话的。张老八指出了春香,和几个平时跟自己不滑快的老百姓。鬼子没有问青红皂白,直接就把那几个乡亲们打死了。到了枪毙春香的时候,乡亲们都大声说:“她快要生孩子了,不能对孕妇这样!”鬼子兵立刻用刺刀对着说话的人,人群里没有人再敢说话。这时,一个伪军走到鬼子队长的身边,说:“这个女人是游击队长的老婆,她知道游击队的藏身之地。”  鬼子队长脸上露出微笑,他走到春香面前说:“你地,游击队的干活,只要你地,说出游击队的下落,我就放了你。”  “我不知道什么游击队!”春香平静地说。  “我们认识你,你要是不说,就死了死了地!”鬼子凶相毕露地说。  “我呸!你们这些禽兽,游击队早晚把你们全杀掉!”春香骂道。  “你地,良心大大地坏了坏了的,我要把你杀死,还要把游击队都杀死!”鬼子竭嘶底里地大叫。  “杀吧,老娘不怕死,可是游击队会为我报仇的,他们就在你身后!”春香大声说。  鬼子吓得赶紧四处观望,他气急败坏地下命令:“打死她!”  张老八本来是想,把抢了自己管理张家大院的权利夺回来,借鬼子的手把周鸿山除掉,可没有想到春香会被抓,就向鬼子求情。可是那个鬼子队长,根本就不听这个糊涂蛋的摆划,叫士兵用刺刀把春香捅死了。  春香在临死时对着芦苇荡大喊道:“鸿山哥!游击队们,为我报仇啊!杀鬼子啊!”。她和未出生的孩子一起,倒在了地上。  过后,张老十知道日本人杀死了自己的妹妹,又悲又疼,对鬼子的凶狠非常愤怒。他暴跳如雷,拉起人马就想要造反。鬼子的司令知道了,他派了大批鬼子包围了张老十的团部。他软硬兼施,又假惺惺地给张老十赔礼道歉,撤了那个队长的职务,还提升张老十当了伪军旅长,这才暂时平息了张老十的怒气。  得到春香被害的消息,周鸿山悲痛欲绝,大声痛哭。林子和顺子楞子更是愤怒,他们立刻拔枪,就要跟鬼子去拼命,被老李头拦住了。他扶着周鸿山颤抖的肩头说:“大家都不要冲动,这深仇大恨,我们一定要报,但不是现在。等鬼子走了,我们先把春香的尸体掩埋了,让她入土为安。然后我们从长计议,和汉奸走狗日本鬼子算账!”  鬼子撤走了,游击队员们回到了张太华村,乡亲们都在帮助掩埋死难的人,场院上的哭声连成一片。几个失去亲人的家庭,都在为死去的亲人痛哭,他们为突然出现的横祸而悲愤。乡亲们开始还不知道,周鸿山老李头等人就是游击队。看到他们拿着枪走来,都明白了,把他们围在中间,有人问:“是你们害死了这些人!你们是游击队,可为什么都跑了?”  周鸿山心里非常难受,他无法回答人们的问题。是啊,他连自己的老婆和她肚子里的孩子,都保护不了,还算什么抗日游击队啊!其他的游击队员也是耷拉着脑袋,不敢面对乡亲们那愤怒的眼睛。  几个游击队员,都蹲在地上痛哭失声。春香虽然是地主家的小姐出身,可是她深明大义,勇敢追求自己的爱情,跟随周鸿山出生入死,有力地支援了抗日游击队。她几次冒险搭救周鸿山,和其他游击队员,自己受了多少苦,多少罪,可是她始终没有一句怨言,始终默默地,陪伴在周鸿山的身边。  周鸿山想起和春香一起的日子,心中更加痛苦。那时他是多么的幸福啊,春香对他是知冷知热百依百顺,无微不至。在他几次遇到危险的时候,都是这个弱不禁风的女人,为自己挺身而出,冒着生命的危险,一次次的把他解救。她对他的爱是真挚的,没有一丝杂念的,即使为他失去生命,她也毫不犹豫,这是什么样的一种精神啊!张太华的人们不会忘记她,游击队员们更不会忘记她。  周鸿山在春香母子的坟上,待了一夜。他痛哭,他伤心,他向春香诉说。可是他知道,春香再也不能陪在他身边了,他的春香已经永远地长眠在这里,大沙河的河沿上,永远地伴随着流淌的大沙河。他失去了的人,也失去了自己忠实的伴侣、战友。他要报仇,他不能让心爱的人就这样白白地死去,白白地牺牲,他要鬼子付出代价。    三  周鸿山带领游击队员们出发了,大家都不说话,但心里却充满了仇恨,憋着一股将要爆发的怒火。他们首先去找张老八算账,可是张老八跑到了故城鬼子的据点里,不敢露头了。为了除掉这个汉奸走狗,周鸿山等人费了不少心思。老李头出主意说:“故城鬼子的据点里,现在守备非常严密,要去里面杀人,是根本不大可能的事,所以要把他引出来,在外面杀。”  周鸿山觉得有道理,他说:“这样可以,可是他现在是惊弓之鸟,不会轻易出来的。”  楞子说:“我埋伏在鬼子据点前面,一枪打死这个狗日的!”  周鸿山说:“不行,鬼子巡逻的很频繁,不容易躲藏。再说张老八,也不会出现在你的枪击范围之内。”  “你们看这样行不行,我带两个人和故城村里有亲戚的人,混进城去,找到张老八的驻地,进行单独刺杀。”林子说。  “这样虽然可以,但也会非常危险,先不要说有的伪军认识你们,在进村时会被识破,就是锄奸后的撤退也是麻烦事。”周鸿山思考着说。  老李头说:“我看不如先让张老八多活几日,咱们先去打南边的鬼子和汉奸,那里很久没有闹游击队了,鬼子不但嚣张,还可能大意。咱们去了鬼子不防备。”  “不行,不行,现在张老八才带鬼子,杀害了春香姐和乡亲们,得先给她们报仇!”顺子说。楞子和林子也都说该先除掉张老八。  周鸿山思考了一会儿说:“我看老李头说得有道理,先给谁报仇都是报仇,早晚的事儿。现在故城里的张老八和鬼子,知道咱们可能要去报复,所以戒备一定非常森严,没准正架着机枪等咱们去送死,咱们现在就十几个人枪,不足以去冒险,所以咱们不能蛮干,要等机会。南边的贾庄,玉皇庙等地方,被鬼子扫荡了多次,汉奸也出了不少,害了不少的人。咱们就去那里,打他个措手不及,那里的人们更需要抗日游击队去鼓舞士气。”  现在是小满节气,地里的麦子都灌满了浆,一阵阵浓郁麦子发出的香气,钻进锄奸队员们的鼻孔里,使人倍感温馨。周鸿山顺手掐下几只麦穗,放在手里搓着,搓了一会儿,用嘴吹去麦芒和麦糠,一把晶莹剔透的麦粒就显露出来。他放进嘴里嚼着,一股浓郁香甜的浆汁便在舌头和嘴里涌动,他觉得非常香甜可口,这是锄奸队员们熟悉的味道。他们都是农民的儿子,这种麦粒的香甜味道,对于他们是非常具有诱惑力的,每个队员都学周鸿山的样子,掐了麦穗,在手里搓着,放进嘴里嚼着。  在贾庄铁匠村的麦田里,周鸿山和他的锄奸队员们,已经等待了一个时辰了,他们要在天黑后进入村里,去杀掉那个引领鬼子进村,杀害抗日青年和老百姓的汉奸曲来福。那次鬼子进村,杀害了三个抗日积极分子,和四个老百姓。人们都对他恨之入骨,可是他是铁匠村的地主,有钱有势,在家里养着六七个打手,名曰“护卫队”,一般的老百姓是敢怒不敢言。这次周鸿山的锄奸队,就是来除掉这个祸患的。  到了掌灯时分,村里冒出了缕缕炊烟,人们开始做饭了。锄奸队员们觉得有些饿了,都掏出自己的干粮啃着。周鸿山也拿出了一个,印着男人粗大手印的窝窝头,边观察村里,边啃着。自从春香死后,他和他的游击队员们,就只能自己做饭吃了。鬼子那次不但在村里杀了人,还把村里的粮食也抢走了。怕鬼子再来,所以张太华村,他们不能再待下去,都去芦苇荡里的基地,有时他们也去周家待一晚,反正现在非常小心谨慎。游击队员们,只好靠在锄奸的时候,弄点粮食来维持生活。他们把缴获的大部分粮食,都就地分给同样挨饿的乡亲们,只带走一小部分粮食。周鸿山又想起了春香,以前每次出来,饭都是春香给准备的,细面馍馍,还有炒的喷香的咸菜,游击队员们吃得津津有味,都夸春香的手艺好,可是现在,他和他的游击队员们,只能啃着自己做的硬邦邦的窝窝头。  周鸿山看看天色,已经非常黑暗了,他对锄奸队员们一挥手说:“走!”大家就站起身,跟随着他,向村里走去。    四  铁匠村坐落在一片长满碱蓬棵的大洼里。北面五里地是贾庄镇,那里有鬼子的据点;西面六七里地,是栾洼村,和杨广武村;南面是于家寨和魏集村,也就是顺子的老家,现在,那里也有鬼子的据点;东面就是盐碱地的大洼,过去大洼五六里,就是蒿子村,那里有一条商河通往玉皇庙的公路,鬼子的汽车经常在那里路过。所以鬼子的支援是很快的,周鸿山必须下手要快,速战速决。 共 872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硬而不坚的治疗方法
昆明治疗癫痫哪家研究院好
治疗青少年癫痫病哪里好

上一篇:戏往戏

下一篇:孤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