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性虫

2018-09-15 11:35:20

王查查近得到了一个十分时髦的外号,名曰:“性虫”。这个外号的来历是从王查查的生活经历中得到的。因为,他依着着自己有官方的亲戚撑腰,加上自己会一点所谓的文学创作,所以,撵然以一个“作家”的身份四处招摇闯骗。特别是对于那些初涉社会不久的年轻女性,他更是不会轻易放过。他总要以自己的“作品”在这些女性的面前炫耀。当然,这些年轻女性经他这样一吹嘘以后,便对他“产生了兴趣”。于是,他便开始了“进攻”。总希望能够将这样的女性弄到手。当然,有的年轻女性由于想得到这个“作家”的帮助,进入他们这个“高雅的圈子”里面,便被王查查选择成为了“重点培养对象”。当了“重点培养对象”以后,自然要对王查查这样的老师有点回报才是啊!所以,在王查查的诱惑之下,有的年轻女性便跟他上床了。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得到他的真传啊。于是,这样的“上床培养”便成为了王查查的惯用伎俩。当有的人批评他这样玩弄女性有些丧德的时候,他便无所谓地笑着说:“现在是什么时代了啊?男欢女爱那是双方自愿的啊!再说,这样是一人出一样东西娱乐娱乐而已啊!大家都得到了满足,有什么错误可言呢?”于是,王查查玩弄女性的势头越来越起劲起来。正因为这样的事情,才被那些看不惯的人取了这个“性虫”的美名。按照四川人的土话说,那就是叫做“屁眼虫”。

这个王屁眼虫在文坛还是“有些作为的”。因为,他经常利用人家的作品来进行“改编”,取其内容来进行“创作”。当人家说他剽窃的时候,他还理直气壮地说:“什么剽窃啊?我创作的东西难道与他们的东西相像就是剽窃吗?我可是作家啊!这些人是正经的作家吗?再说,这个白毛猪儿可是家就有啊!”

当然,现在那些名家都在剽窃,这样的王查查剽窃一点人家的东西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呢?在这样的风气下,这个王查查一边进行着“剽窃创作”,一边利用自己创作的“作品”来勾引年轻女性。他自己将这样的生活称为“快乐的单身汉生活”。其实,他是有老婆的人。只是自己当年由于不争气才没有娶到一个他自己说的“称心如意的老婆”,现在,自己是作家了,就要利用自己的这个身份寻找到属于自己的“真正爱情”。他经常在这些女“文学弟子”面前诉苦说:“大家不要以为我有老婆啊!我现在是有苦难言啊!这个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什么啊?简直是一个婚姻的囚笼啊!我现在在这个囚笼里面啊,苦苦地挣扎着啊!人们都说,没有爱情的婚姻简直就是糟蹋自己的青春啊!一个人要幸福啊,就要寻找到有爱情的婚姻才是幸福的啊!”

在他的这些诉苦言语下面,居然得到了一些“文学弟子”的同情和认可。他此时便在这些同情自己的“弟子”中猎取自己看得起的女性作为猎物。正是他的这种手段,让那些幼稚的年轻女性成为了他满足自己性欲的工具。他此时还恬不知耻地对这些被他玩弄了的女性说:“您们能够得到我的青睐啊,那是您们的幸福啊!一般的女人我是看不起的啊!所以,您们这样的女性能够与我同欢那是您们的荣幸啊!要知道,这个两性之间的男欢女爱是让人愉悦的事情啊!难道您们同我上床以后没有感觉吗?”

那些想得到他的真传的“女弟子”们,在与他接触久了,便发现他是一个喜新厌旧的人。让他玩弄久了的女性,渐渐的被他疏远了。由于这样让那些被他玩弄过的,又被他疏远了的女性开始埋怨起来。于是,在这个王查查玩弄过的女性之间,便产生了吃醋的情况。王查查自己当然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玩弄了多少女性。

这天,当他正准备与一个自己刚刚看上的年轻女性走进宾馆的时候,便被几个“女弟子”挡住了。其中一个名叫小花的“弟子”走到他的身边对他说:“王老师啊,今天又准备到这个宾馆来过性福生活啊?”

那王查查一看几个自己的“女弟子”已经将自己和这个女子包围了,便笑眯眯地对她们说道:“今天我们一起进入这个宾馆啊,不是做什么其他的事情!而是来这里进行采风的!”

小花望着王查查身边这个显得有些羞涩的女子那张已经涨红了的脸蛋,对他说:“王老师看来经常到宾馆来采风啊!我看啊,这样的采风不会是采风吧?是来这里采花吧?”

那王查查立即显得有些生气地对这个被自己抛弃了的小花说:“小花啊,你怎么能够这样对老师说话呢?”

小花立即对他笑着说:“当我次与你到这个宾馆来开房的时候,你那甜言蜜语仍然在我的耳朵边上回荡着的呢!当时,你不是说到这里来采风的吗?采风踩去踩来就踩到了床铺上面了啊!老师啊,你真是一个不知道疲倦的采风者啊!哦!不是采风者,而是采花者啊!”

站在王查查身边的这个女子听了这个小花的话以后,立即转身就哭着一趟跑走了。她边跑边说:“这个王查查怎么会是这样一个人啊?”

那小花立即对着跑远的女子说:“你现在才知道王老师是一个这样的人吗?我们可是早就领教过了啊!”

那王查查此时望着这个被自己抛弃了的小花骂道:“真是一个不知道廉耻的东西!这样的事情还好意思说出来!”他此时真想逃跑。可是,被几个女子包围着的他怎么也无法逃跑掉。他显得十分尴尬地望着这些曾经让自己愉悦的女子还能够说什么呢?他现在只想快点离开这个让自己羞愧的地方。可是,那小花却对大家说:“像他这样的老师是不是流氓啊?”

大家一起说:“完全是一个十恶不赦的玩弄女性的大流氓!”

自从那次以后,这个王查查便对自己的行为进行了“反思”。他经过反思以后,发觉自己在处理这些女子的问题上有些软弱!他当然知道,这些女人中还很少有像小花这样公开揭露自己的人。他为了保全自己的面子,准备对这个小花实施报复。他要杀鸡给猴看!以一儆百!

俗话说:做贼心虚,吃炸肉发渴。那王查查乱搞女人的丑行他自己也是十分清楚的。以自己那所谓的作家身份骗取女人的信任,进而进行诱奸,还以一些兑不到现的承诺来欺骗那些被他玩弄了的女性。老百姓经常说:“久走夜路必撞鬼”。这次当他遇到这个不信邪的小花的时候,便应正了老百姓的那句俗话。他当然有些尴尬。但是,他依着着自己的官方背景和自己那所谓的作家协会副主席的身份,当然可以蒙蔽一些跟随自己的喽啰。于是,这个王查查便发动自己的这些喽啰在网络上面对这位敢于与自己作对的小花进行了大肆攻击和污蔑。他还以什么:“利用身体来腐蚀知名作家”的谎言来煽动自己的喽啰来为自己正名。可是,人们都知道,这个王查查本来就是一个流氓成性的家伙,对于他的这些动作当然不相信。所以,这个王查查不仅没有为自己乱搞女人正名,而且像那涂鸦一样,越图越黑。当小花看到王查查在网络上面污蔑自己腐蚀他的言论以后,便直接找人带信给他说:“如果你王查查要这样的话,那就要将他诱奸的所有女人团结起来,将他的这些丑行揭露出来!”

那王查查听见带信的人向自己带了这样一个信以后,心里自然有些恐慌起来。现在这个社会虽然说没有什么流氓犯罪的说法了,可是,这样的事情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啊!所以,他立即找到自己的一个亲信喽啰,与他商量如何才能够将这个小花的事情平息下来。这个喽啰想了半天才对他说:“其实啊,当初你就不应该与这样的女子上床啊!”

那王查查立即说:“现在上都上了床了,还说这些有什么意义啊?”

那小喽啰立即说:“其实啊,现在这个男女之间的事情,不是单方面的问题啊!你有错,难道她就没有错吗?她就是图你能够帮助她进入作家队伍,而你呢,就是图一个舒服!双方都是有所图头才能够结合在一起啊!所以,这个事情说穿了,也就是那么回事请。怕什么呢?”

那王查查听了这个喽啰的话以后,立即对他说:“是啊!现在这个社会,男女之间自由地上床本来就是一件十分平常的事情啊!我怎么将这样的事情看得这样重呢?好!老兄提醒了我,那就按照这个意思与她进行周旋算了!她是女的,老子们是男的。她都不怕献丑,我害怕什么啊?”

在这些喽啰的鼓励下,那王查查竟然理直气壮地对着自己的喽啰们说道:“现在男欢女爱是自由自在!所以,像小花这样的女子想利用与我上床的事情来要挟我,她是打错了算盘!哼,我要让她自己搞臭自己!”于是,他开始在群众中造谣说:“这个小花啊,其实就是一个烂货,她还想来要挟我。看我怎么收拾她!”

那小花听到王查查的这些话以后,立即团结被王查查诱奸了的一大群女子,大家联名向王查查的上级部门递交了王查查诱奸女人多达数十人的检举信。上级机关得到这个检举信以后,立即对王查查进行了询问。那王查查还想抵赖,可是,这些女人竟然将这个王查查的下流行动暗中进行了实况录像。这个情况是他没有预料到的情况。当上级看到这个王查查那些下流得不堪入目的录像以后,都十分震惊。根据这些情况,上级机关立即责令王查查停职反省。此时,那王查查才知道自己听信自己的这些喽啰的话,是将自己推进了罪恶的深渊了。

当他被有关部门严肃处理以后,这个逍遥一时的王查查才声败名裂!从此,在这里的人们口中便多了一个社会话题,那就是:“王查查这个屁眼虫终于受到了应有的报应!”

猪肉滚揉机
深圳GPS模块
上海国金中心(汇丰银行大楼)周边配套-上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